查問

  那是中午。地主沃爾德列夫,一個高大壯實、頭髮剪短、眼睛突出的男子,脫掉大衣,拿綢手絹擦一陣額頭,膽怯地走進衙門裏。那兒滿是用鋼筆寫字的沙沙聲……

  “我想在這兒查問一點事情,不知該找誰接洽?”他對看門人說,那人正從辦公室深處走出來,手裏託着盤子,上邊放着玻璃杯,“我要在這兒打聽一點事情,並且要一份會議記錄簿上決議的副本。”

  “那您就往那邊走,老爺!喏,找窗子旁邊坐着的那一位!”看門人說,用托盤指着盡頭的窗子。

  沃爾德列夫嗽一嗽喉嚨,往窗子那邊走去。那邊有一張綠色桌子,桌面上滿是斑點,倒好像那桌子害了斑疹傷寒似的。一個青年靠桌子坐着,頭上豎起四撮頭髮,鼻子很長而且生着粉刺,身上穿着褪色的制服。他把大鼻子戳到紙上,正在寫字。他右面鼻孔旁邊有一隻蒼蠅在散步,他就不時努出下嘴脣,往鼻子底下吹氣,這就給他的臉添上極其操心的神情。

  “我可不可以在這兒……在您這兒,”沃爾德列夫對他說,“查問一下我的案子?我姓沃爾德列夫……順便我要一份三月二日會議記錄簿上決議的副本。”

  文官把鋼筆探進墨水瓶裏蘸墨水,然後看一看:筆尖上蘸的墨水是不是太多了?他相信墨水不致滴下來,於是沙沙響地寫起來。他的嘴脣努出去,然而用不着再吹氣:蒼蠅飛到他耳朵上去了。

  “我可不可以在這兒查問一下?”沃爾德列夫過一分鐘又問道,“我姓沃爾德列夫,是地主……”

  “伊萬·阿列克謝伊奇!”文官對空中喊一聲,彷彿沒看見沃爾德列夫似的,“等商人亞里科夫來了,你就對他說,要他在寫給警察局的呈文副本上籤個字!我已經跟他說過一千回了!”

  “我想查問我同古古林娜公爵夫人的繼承人的訟案,”沃爾德列夫喃喃地說,“這個案子是大家都知道的。我懇切地請求您爲我費一費神。”

  文官仍然沒看見沃爾德列夫,正捉住他嘴脣上一隻蒼蠅,仔細觀察它,然後把它扔了。地主嗽一嗽喉嚨,拿出方格手絹大聲擤鼻子。然而這也無濟於事。文官仍然不理他。他們沉默了兩分鐘光景。沃爾德列夫從衣袋裏取出一張一盧布鈔票,放在文官面前一本翻開的簿子上。文官皺起額頭,帶着操心的臉色把簿子拉過來,合上了。

  “我要查問一點小事……我只想弄清楚古古林娜公爵夫人的繼承人是根據什麼理由……我可不可以打攪您一下?”

  可是文官只顧想心思,站起來,搔着胳膊肘,不知什麼緣故走到一個櫥櫃那兒去了。過了一分鐘,他回到他的桌子這邊來,又擺弄簿子:這回簿子上又放着一張一盧布鈔票。

  “我只打攪您一分鐘……我只要查問一點小事……”

  文官卻沒聽見。他動手抄寫一個什麼文件。

  沃爾德列夫皺起眉毛,灰心地打量所有那些筆底下沙沙響的人。

  “他們寫個沒完!”他暗想,嘆氣,“他們寫個沒完,叫他們都見鬼去吧!”

  他離開桌子,在房間中央站住,絕望地垂下雙手。看門人又端着玻璃杯穿過房間,大概留意到沃爾德列夫臉上的狼狽神情了,因爲他走到沃爾德列夫緊跟前,輕聲問道:

  “哦,怎麼樣?問過了嗎?”

  “問過了,可是人家不願意理我。”

  “那您就給他三盧布好了……”看門人小聲說。

  “我已經給過兩盧布了。”

  “那您就再給一盧布。”

  沃爾德列夫回到桌子那邊,在翻開的簿子上放了一張綠色鈔票。

  文官又把簿子拉到跟前來,動手翻閱,隨後,忽然間,彷彿出於無意似的,擡起眼睛瞧着沃爾德列夫。他的鼻子開始發亮,轉紅,由於微笑而起皺紋了。

  “哦……您有什麼事要我效勞嗎?”他問。

  “我想查問一下我的案子……我是沃爾德列夫。”

  “很高興,先生!是古古林一案吧?很好,先生。那麼認真說來,您要查問的究竟是什麼呢?”

  沃爾德列夫就向他陳述他的要求。

  文官活躍起來,彷彿一股旋風把他捲進去了似的。他查檔案,吩咐人抄寫副本,給申請人端椅子,所有這些事一剎那間全辦完了。他甚至談了談天氣,問了問收成。等到沃爾德列夫起身走出去,他就送他下樓,殷勤而恭敬地賠着笑臉,做出他隨時願意在申請人面前跪下去叩頭的樣子。不知什麼緣故,沃爾德列夫倒覺得過意不去,就順從某種內心衝動,從衣袋裏取出一張一盧布鈔票來,遞給文官。那一個不住鞠躬,陪着笑臉,把鈔票接過去,而且用的是一種近似魔術家的手法:鈔票只在空中一閃,就無影無蹤了……

  “哎,這些人啊……”地主暗自想着,走到外面街道上,站住,用手絹擦額頭。

  1883年
上一頁
作者:契訶夫
类型:短篇小说
总字数:1679
阅读量:91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