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平的鏡子

  我和我的妻子走進客廳裏。那兒瀰漫着黴氣和潮氣。房間已經有整整一個世紀不見亮光,等到我們點上燭火,照亮四壁,就有幾百萬只大老鼠和小耗子往四下裏逃竄。我們關上身後的房門,可是房間裏仍然有風,吹拂牆角上堆着的一疊疊紙張。亮光落在那些紙上,我們就看見了古老的信紙和中世紀的畫片。牆壁由於年陳日久而變成綠色,上面掛着我家祖先的肖像。祖先們神態傲慢而嚴厲,彷彿想說:

  “應該揍你一頓纔是,老弟!”

  我們的腳步聲響遍整個房子。我咳嗽一聲,就有回聲來接應我,這類回聲從前也接應過我家祖先發出的響聲呢……

  房外風聲呼嘯和哀叫。壁爐的煙囪裏似乎有人在哭,哭聲響着絕望的音調。大顆的雨點敲打烏黑昏暗的窗子,敲打聲惹得人滿心愁悶。

  “啊,祖宗呀,祖宗!”我說,意味深長地嘆氣,“假使我是作家,那麼我瞧着這些肖像,就會寫出篇幅很大的長篇小說來。要知道,這些老人當初每一個都年輕過,每一個男的或者女的都有過愛情故事……而且是什麼樣的愛情故事呀!比方說,看一看這個老太婆吧,她是我的曾祖母。這個毫不俊俏、其貌不揚的女人,卻有過極其有趣的故事。你看見嗎?”我問妻子說,“你看見掛在那邊牆角上的鏡子嗎?”

  我就對妻子指着一面大鏡子,它配着烏黑的銅框,掛在牆角上我曾祖母肖像旁邊。

  “這面鏡子有點邪氣:它生生把我的曾祖母毀了。她花很大的一筆錢買下它,一直到死都沒有離開過它。她黑夜白日地照這面鏡子,一刻也不停,甚至吃飯喝水也要照。每次上牀睡覺,她都帶着它,放在牀上。她臨終要求把鏡子跟她一塊兒放進棺材裏。她的心願沒有實現,也只是因爲棺材裏裝不下那麼大的鏡子罷了。”

  “她是個風騷的女人吧?”我的妻子問。

  “就算是吧。然而,難道她就沒有別的鏡子?爲什麼她單單非常喜歡這面鏡子,卻不喜歡別的鏡子呢?莫非她就沒有更好點的鏡子?不,不,親愛的,這當中包藏着一宗嚇人的祕密呢。事情也不可能不是這樣。據人們傳說,這面鏡子裏有個魔鬼作祟,偏巧曾祖母又喜愛魔鬼。當然,這些話都是胡扯,可是,毫無疑問,這面配着銅框的鏡子具有神祕的力量。”

  我拂掉鏡面上的灰塵,照一照,揚聲大笑。我的大笑聲由回聲低沉地接應着。原來這面鏡子不平整,把我的臉相往四下裏扯歪,鼻子跑到左邊面頰上,下巴變成兩個,而且溜到旁邊去了。

  “我曾祖母的愛好可真是奇怪!”我說。

  我的妻子遲疑不決地走到鏡子跟前,也照一下,頓時發生了一件可怕的事。她臉色煞白,四肢發抖,大叫一聲。燭臺從她手裏掉下來,在地板上滾一陣,蠟燭滅了。黑暗包圍了我們。我立刻聽見一件沉重的東西掉在地板上:原來妻子倒在地下,人事不知了。

  風哀叫得越發淒厲,大老鼠開始奔跑,小耗子在紙堆里弄得紙張沙沙響。等到一扇百葉窗從窗口脫落,掉下去,我的頭髮就一根根直豎起來,不住顫動。月亮在窗外出現了……

  我抓住我的妻子,抱起她,把她從祖宗的住所搬出去。她一直到第二天傍晚才醒過來。

  “鏡子!把鏡子拿給我!”她醒過來以後說,“鏡子在哪兒?”

  這以後她有整整一個星期不喝水,不吃東西,不睡覺,老是要求把那面鏡子拿給她。她痛哭,扯着腦袋上的頭髮,在牀上翻來覆去。最後醫師宣佈說她可能死於精力衰竭,她的情況極其危險,我才勉強剋制恐懼,又跑到樓下去,從那兒取來曾祖母的鏡子拿給她。她一看見它,就快樂得哈哈大笑,然後抓住它,吻它,目不轉睛地瞅着它。

  如今已經過去十多年,她卻還是在照那面鏡子,一會兒也不肯離開它。

  “難道這就是我?”她小聲說,臉上除了泛起紅暈以外,還現出幸福和癡迷的神情,“對,這就是我!大家都說謊,只有這面鏡子例外!人們都說謊,我的丈夫也說謊!啊,要是我早點看見我自己,要是我早知道我實際上是什麼模樣,那我就不會嫁給這個人!他配不上我!我的腳旁邊應當匍匐着最漂亮和最高貴的騎士纔對!……”

  有一次我站在妻子身後,無意中看一下鏡子,這才揭開可怕的祕密。我看見鏡子裏有一個女人,相貌豔麗奪目,我生平從沒見過這樣的美人。這是大自然的奇蹟,融合了美麗、優雅和愛情。然而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爲什麼我那難看、笨拙的妻子在鏡子裏卻顯得這麼漂亮?這是什麼緣故?

  這是因爲不平的鏡子把我妻子難看的臉往四下裏扯歪,臉容經過這樣的變動,說來也湊巧,倒變得漂亮了。負乘負等於正嘛。

  現在我倆,我和妻子,坐在鏡子跟前,眼巴巴地瞧着它,一刻也不放鬆:我的鼻子跑到左邊面頰上,下巴變成兩個,而且溜到旁邊去了,然而我妻子的臉卻嫵媚迷人,我心裏猛然生出瘋狂而着魔的熱情。

  “哈哈哈!”我狂笑着。

  我的妻子卻在小聲說話,聲音低得幾乎聽不見:

  “我多麼美啊!”

  1883年
上一頁
作者:契訶夫
类型:短篇小说
总字数:1836
阅读量:120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