擇吉

  中國的算命先生最善於替人家“看日子”。討老婆,出殯,安葬,開工等等都要挑選吉日。這叫做擇吉。中國的什麼紀念日,大概也是用了擇吉的法子挑選出來的。

  一九一五年五月七日,日本對中國提出了“二十一條”的最後通牒,限四十八小時內答覆,所以五月九日袁世凱政府就答應了日本的要求,“簽訂了辱國條約”。於是乎就爲難了,紀念“五七”呢還是“五九”?挑選的結果,北方是紀念“五七”,這是說日本不顧“國際公理”;而南方紀念“五九”,這是說袁世凱賣國,勾結日本。當時是北方代表反動,南方代表革命,北方的吉日是“五七”,因爲這似乎可以開脫一些袁世凱的罪名;而南方的吉日是“五九”,因爲要着重的指出賣國賊的罪狀。現在“南北統一”了,究竟哪一個是吉日呢?今年索性都不準紀念了,而日本正在用槍炮實行二十一條,而且超過了十倍還不止。大概就因爲二十一條反正已經實現了罷,所以只有“華租兩界加緊防範反動分子利用‘五七’‘五九’,施行搗亂,故宣佈特別戒嚴”云云。這樣,似乎“五七”“五九”都不是吉日了。雖然“國恥”的官樣文章還在做着。

  現在新的擇吉問題卻是“五五”。“五五”是馬克思的生日,又是去年上海停戰協定簽字的日期,又是十二年前(一九二一年)孫中山先生就任非常大總統的紀念日。究竟紀念什麼呢?最近的紀念自然是去年的上海協定,但是現在是隻能夠紀念“一·二八”日本向閘北開炮的日子,不能夠紀念“五五”簽訂緩衝區協定的盛典。這理由很明顯,就是這“並非辱國條約”!至於馬克思生日,那不用說,中國比馬克思自己的祖國還“先進”:我們這裏早就禁止紀念了,而德國直到今年才由法西斯蒂政府宣佈禁閱馬克思的書籍。最後,當然是非常大總統就任的“五五”是值得紀念的吉日了。然而我們覺得很懷疑,最近一位“在野的”要人說:“民衆無政治智[知]識,致政權爲少數人所操縱,以前之選舉,即其明證,故必須……訓政。”十二年前選舉非常大總統的時候,當然還沒有經過訓政,那時的非常國會,選舉非常大總統的,不是由“無政治智[知]識的民衆”選出來的嗎?當時的選舉不是“爲少數人所操縱”的嗎?少數人所操縱的無政治智[知]識的民衆選舉非常大總統的日期,似乎不見得“吉”。那真是爲難極了。幸而好,“五五”除開上述三個紀念之外,還有第四個紀念,這就是一九三一年南京召集的國民會議開幕日,那次國民會議議決了“訓政約法”,選舉了國民政府主席,宣佈了中國的“完完全全的統一”,“建設時期”的開始,大舉剿匪的誓師……懿歟盛哉!雖然那年就有了“不湊巧”的“九一八”,似乎有點“不祥”,但是,其實也在“建國”綱領之內的,要知道“九一八”是大亞細亞主義實現的開始呵。

一九三三年。

上一頁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1088
阅读量:43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