慈善家的媽媽

  從前有一位慈善家,冬天施衣,夏天施痧藥,年成不好還要開粥廠。這位員外的錢從哪裏來的呢?或是高利貸,或是收租,或是祖宗刮下來的地皮。不用說,這是一位僞善的人道主義者。他賙濟着一班窮光蛋,有機會就叫他們做工,拔草呀,車水呀,掃除馬糞呀,修理屋頂呀。窮光蛋們只知道感激他,向來沒有想到問他算工錢。其實,要是算起來的話,決不止一件破棉襖,幾碗稀粥的。他倒沾着便宜,還得了善士的名聲。後來,這西洋鏡有點兒拆穿了。

  但是,這時候來了一位俠客,雄赳赳的,手裏仗着一把寶劍,據他自己說,這是“切西瓜”用的。他說他看透了那位慈善家的虛僞。他憤恨極了,就跑上慈善家的大門,破口大罵了一通,還拔出寶劍來說:“我要切你的西瓜!”一些窮光蛋反而弄胡[糊]塗了:爲什麼慈善家的頭應當拿來當西瓜切。問問俠客,俠客說:

  “嚇,嚇,嚇,……他,他,我丟他的媽,他媽跟我睡覺!”

  “他媽跟你睡覺,他又該當何罪?”

  “他,他,他昏[混]蛋極了……我,我□(原文此處爲方框)他的祖宗!……

  該殺的東西!”

  俠客實在憤激得說不清白什麼理由。俠客以爲只要話說得“粗魯”些,窮光蛋就會懂得。然而他們不會了解慈善家的“媽跟人睡覺”,慈善家自己就立刻該殺;他們更不明白“該殺”就等於僞善的“憑據”。俠客自己的胡[糊]塗,要害得窮光蛋們更加胡[糊]塗,甚至於更加同情那位僞善家。

  慈善家的虛僞,和他媽的不貞節或者恰好跟那位俠客睡了覺,是完全不相干的。窮光蛋們自己裏面的明白人,應該詳細的說明慈善家虛僞的事實,說明這世界裏的種種假面具。對於這樣的慈善家,像俠客那樣的手段是不行的,何況對於比慈善家更細膩的人物呢。
上一頁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671
阅读量:93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