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假堂吉訶德

  西洋中古時期的武士道的沒落,產生了堂吉訶德那樣的戇大。他其實是個十分老實的書呆子。看他在黑夜裏仗着寶劍和風車開仗,的確傻相可掬,也只覺得他可憐可笑。

  然而這是真吉訶德。中國的江湖派和流氓種子,卻會愚弄吉訶德式的老實人,而自己又假裝着吉訶德的姿態。《儒林外史》上的幾位公子,慕遊俠劍仙之爲人,結果是被這種假吉訶德騙去了幾百兩銀子,換來了一顆血淋淋的豬頭,——那豬算是俠客的“君父之仇”了。

  真吉訶德的做傻相是由於自己的愚蠢,而假吉訶德是故意做些傻相給別人看,想要剝削別人的愚蠢。

  可是,中國的老百姓未必都是這麼蠢笨,連這點兒手法也看不出來。

  現在的假吉訶德們何嘗不知道大刀不能救國,他們卻偏要舞弄着,每天“殺敵幾百幾千”亂嚷,還有人“特製鋼刀九十九柄贈送前敵將士”。可是爲着要殺“豬”起見,又捨不得飛機捐。於是乎“武器不精良”的宣傳,一面變成了節節退卻或者“誘敵深入”的註解,一面又藉此蒐括一些殺豬經費。可惜前有慈禧太后,後有袁世凱!——清末的興復海軍捐變成了頤和園,民四的“反日”愛國儲金變成了征討當時的革命軍的軍需。現在這套把戲實在太欠新鮮,誰不知道。——不然的話,還可以算是新發明。

  現在的假吉訶德們,何嘗不知道“國貨運動”振興不了什麼民族工業,國際的財神老爺扼住了中國的喉嚨,連氣也透不出,什麼“國貨”都跳不出這些財神的手掌心。然而“國貨年”是宣佈了,國貨商場是成立了,像煞有介事的,彷彿抗日救國全靠一些戴着假面具的買辦多賺幾個錢。這錢還是牛馬豬狗身上去剝削來的。不聽見增加生產力,勞資合作,共赴國難的呼聲麼?原本是不把小百姓當人看待,而小百姓做了牛馬豬狗仍舊要負“救國”責任。結果自然應當拼命供給自己身上的肉給假吉訶德們吃,而豬頭還是要斫下了(掛出去)示衆,以爲“搗亂後方”者戒。

  現在的假吉訶德們,何嘗不知道什麼“中國固有文化”咒不死帝國主義,無論念幾萬遍“不仁不義”或是金光明咒,也不會觸發日本(三島)的地震,使它陸沉大海。然而他們偏要高喊“民族精神”,彷彿得了什麼祕訣。意思其實很明白,是要小百姓埋頭治心,多讀修身教科書。這固有文化本來毫無疑義:是岳飛式的奉旨不抵抗的忠,是朗誦“喚起民衆”而殺之的孝,是斫豬頭吃豬肉而又遠庖廚的仁愛,是遵守賣身契的信義,是“誘敵深入”的和平。其實“固有文化”之外又提倡什麼“學術救國”,引證西哲菲希德之言等類的居心,又何嘗不是如此。

  假吉訶德的這些傻相,真教人笑不出哭不出;你要認真和他辯駁,當真認爲可笑可憐,那就未免傻到不可救藥了。

一九三三,四,十一。

上一頁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1039
阅读量:96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