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力的翻譯

外國鬼子卻像發瘋一般,還要大家(苦力)加快趕路。他對西崽說:“我給他們每人每天二兩銀子。他們要多少就給多少吧。”西崽答了一聲:“是。”他把外國人怎樣發惱,勢力怎樣的大,脾氣怎樣的壞,和轎伕們說了一遍,而且說外國人說的,他的女人要是死了,到下一站,就要到衙門裏去告狀呢。


——《小說月報》第二二卷八月號,
波蘭謝洛隨斯基著的《中國的苦力》


  這些轎伕苦力的確請到了一個“好”翻譯。雖然這個翻譯是西崽,他卻譯得很順。雖然這個翻譯譯得很錯,可是他譯得很順

  這樣的翻譯是會翻身的。中國的上海現在可以看見很多的精緻的洋房,裏面住着的人固然大半是外國鬼子,但是也有不少中國人。這些中國人之中,有些便是這樣的翻譯連身都翻過來了的。自然不止在上海。可是尤其是上海的耀武揚威大出殯,大做壽,大造祠堂,大大的做旅滬幾十年紀念的那些高等華人,的確曾經當過這樣的翻譯,同時,揀着了外國鬼子遺失的錢包,卻會很信實的恭候洋大人領取的。因此,這種翻譯的確是“未可厚非”。不過,苦力實在不需要他!

  同時,如果另外一個翻譯把這句話譯做:“在我的女人不致死在中途,尤其更好些地,能使她趕到就醫的前站而能痊癒的條件之下,我將給轎伕們以各個人每天二兩銀子計算的賃銀。我甚至將給如此之多,如彼之多他們將要求的。”這樣的翻譯錯是不錯,但是不順。苦力也不需要他。因爲他的“中國話”不是中國活人嘴裏講的話,不是活人耳朵裏聽得懂的話。

  難道翻譯不能夠又順又不錯嗎?不會說活人的話,這自然是不可能的。難道順就一定要錯一點嗎?這可只有高等華人知道了,恕不代答。

九,三。

上一頁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652
阅读量:62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