瞿秋白散文集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古典

  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曾经通行过几年,当时甚至于将军和绅士都为着要变成忠实同志或是“革命军人”起见,也高喊过的。可是这个口号的历史十分曲折。

  最初,大概是一九二一年,有一个“过激派”的杂志上提出了这个口号,没有什么“人”注意。可是,不久这口号就渐渐的传播了出去,一些革命的“学生子”开始研究什么是帝国主义,懂得五四革命运动其实就是反帝国主义的,虽然还不彻底。这风气一起来,胡适博士就大起恐慌。一九二二年间,胡博士用什么“实验主义”证明“帝国主义”是“海外奇谈”,他说反帝国主义就是反对西洋文化,有些义和拳的气味。然而胡博士的“权威”并没有多大力量。这口号还是在流行出去,而且越流越广,甚至于什么矿坑里也看见这一类的标语。

  一九二三年就出了这么一段故事:一位前参议院议长某先生说,过激派提出这个口号,目的是在挑拨“友邦”的恶感,陷害中国的老牌革命党,使它在外交上孤立。另外一些人就说:原先的“富国强兵”,五四时期的“外抗强权”,本来也都是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意思,那些旧口号是民众容易懂得的,现在何必又提出这种新鲜的口号。仿佛嫌它太欧化,“比天书还难懂”。

  然而不久,一九二五年的五卅运动来了,只两三天功[工]夫,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传遍了上海的工人区和贫民窟,衖堂口会发见画在那里的乌龟底下有小孩子写的“帝国主义”的字样,马路上可以听到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五更调。不到两年,这口号就变成了奉旨照准的标语。其实这是因为民众并不嫌它难懂了,而且懂得“太厉害了”,所以必须照准,以便加以曲解和利用。“五卅”是这样过去的。

  后来,民众有点倒霉了;于是可以重新公开的欢迎洋大人,广州市上用黄土铺道恭迎香港总督金文泰的时候,特派三百名夫役洗刷墙壁上的“打倒帝国主义”。这样准备着“五三”的来到。一九二八年五月三日那天,日本帝国主义把“代表中国国家的”交涉员捉去,割掉了鼻子和耳朵,挖掉了眼睛,后来听说连尸首也没有找着。然而“打倒帝国主义”却听不得,相反的,中国的“国家”不但不生气,还和日本订立了“最惠的”关税协定。足见得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,又从奉旨照准变成了“反动的”了。

  所以今年纪念“五卅”、“五三”、“五四”等等的时候,就有一位要人出来说:“标语口号的年代早已过去的了……越是沉默越是坚决。”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应当“没落”,沉默主义“万岁”!

  可是,你不要以为这口号完全没有用了。相当的用处还是有的,譬如仅只在屋子里喊喊之类。今年“五一”的时候,要人们所指挥的“工会”发表了“告工友书”,是说中国工人要打倒帝国主义的,因为“中国工人只受外国资本家的压迫和侵略”。还有人说:中国工人没有外国工人那么苦。这仿佛很义气的替外国工人打“抱不平”,像要打倒帝国主义似的。然而谁都知道这些话是“话中有话”的,意思倒是着重在中国工人不应当反抗本国资本家的“有理的”压迫。这种奸猾的运用口号和纪念的手段,倒是十分巧妙的“艺术”。

  中国的“打倒帝国主义”的口号如果是一个活人,它的古典和历史倒像一部很有趣的小说。水浒上有真假李逵打架的故事,中国的“打倒帝国主义”也是假的和真的在这里相打。真正要打倒帝国主义的,只有劳动的民众。
上一页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7.97万
阅读量:4408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