真假堂吉诃德

  西洋中古时期的武士道的没落,产生了堂吉诃德那样的戆大。他其实是个十分老实的书呆子。看他在黑夜里仗着宝剑和风车开仗,的确傻相可掬,也只觉得他可怜可笑。

  然而这是真吉诃德。中国的江湖派和流氓种子,却会愚弄吉诃德式的老实人,而自己又假装着吉诃德的姿态。《儒林外史》上的几位公子,慕游侠剑仙之为人,结果是被这种假吉诃德骗去了几百两银子,换来了一颗血淋淋的猪头,——那猪算是侠客的“君父之仇”了。

  真吉诃德的做傻相是由于自己的愚蠢,而假吉诃德是故意做些傻相给别人看,想要剥削别人的愚蠢。

  可是,中国的老百姓未必都是这么蠢笨,连这点儿手法也看不出来。

  现在的假吉诃德们何尝不知道大刀不能救国,他们却偏要舞弄着,每天“杀敌几百几千”乱嚷,还有人“特制钢刀九十九柄赠送前敌将士”。可是为着要杀“猪”起见,又舍不得飞机捐。于是乎“武器不精良”的宣传,一面变成了节节退却或者“诱敌深入”的注解,一面又借此搜括一些杀猪经费。可惜前有慈禧太后,后有袁世凯!——清末的兴复海军捐变成了颐和园,民四的“反日”爱国储金变成了征讨当时的革命军的军需。现在这套把戏实在太欠新鲜,谁不知道。——不然的话,还可以算是新发明。

  现在的假吉诃德们,何尝不知道“国货运动”振兴不了什么民族工业,国际的财神老爷扼住了中国的喉咙,连气也透不出,什么“国货”都跳不出这些财神的手掌心。然而“国货年”是宣布了,国货商场是成立了,像煞有介事的,仿佛抗日救国全靠一些戴着假面具的买办多赚几个钱。这钱还是牛马猪狗身上去剥削来的。不听见增加生产力,劳资合作,共赴国难的呼声么?原本是不把小百姓当人看待,而小百姓做了牛马猪狗仍旧要负“救国”责任。结果自然应当拼命供给自己身上的肉给假吉诃德们吃,而猪头还是要斫下了(挂出去)示众,以为“捣乱后方”者戒。

  现在的假吉诃德们,何尝不知道什么“中国固有文化”咒不死帝国主义,无论念几万遍“不仁不义”或是金光明咒,也不会触发日本(三岛)的地震,使它陆沉大海。然而他们偏要高喊“民族精神”,仿佛得了什么秘诀。意思其实很明白,是要小百姓埋头治心,多读修身教科书。这固有文化本来毫无疑义:是岳飞式的奉旨不抵抗的忠,是朗诵“唤起民众”而杀之的孝,是斫猪头吃猪肉而又远庖厨的仁爱,是遵守卖身契的信义,是“诱敌深入”的和平。其实“固有文化”之外又提倡什么“学术救国”,引证西哲菲希德之言等类的居心,又何尝不是如此。

  假吉诃德的这些傻相,真教人笑不出哭不出;你要认真和他辩驳,当真认为可笑可怜,那就未免傻到不可救药了。

一九三三,四,十一。

上一页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1039
阅读量:90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