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力的翻译

外国鬼子却像发疯一般,还要大家(苦力)加快赶路。他对西崽说:“我给他们每人每天二两银子。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吧。”西崽答了一声:“是。”他把外国人怎样发恼,势力怎样的大,脾气怎样的坏,和轿夫们说了一遍,而且说外国人说的,他的女人要是死了,到下一站,就要到衙门里去告状呢。


——《小说月报》第二二卷八月号,
波兰谢洛随斯基著的《中国的苦力》


  这些轿夫苦力的确请到了一个“好”翻译。虽然这个翻译是西崽,他却译得很顺。虽然这个翻译译得很错,可是他译得很顺

  这样的翻译是会翻身的。中国的上海现在可以看见很多的精致的洋房,里面住着的人固然大半是外国鬼子,但是也有不少中国人。这些中国人之中,有些便是这样的翻译连身都翻过来了的。自然不止在上海。可是尤其是上海的耀武扬威大出殡,大做寿,大造祠堂,大大的做旅沪几十年纪念的那些高等华人,的确曾经当过这样的翻译,同时,拣着了外国鬼子遗失的钱包,却会很信实的恭候洋大人领取的。因此,这种翻译的确是“未可厚非”。不过,苦力实在不需要他!

  同时,如果另外一个翻译把这句话译做:“在我的女人不致死在中途,尤其更好些地,能使她赶到就医的前站而能痊愈的条件之下,我将给轿夫们以各个人每天二两银子计算的赁银。我甚至将给如此之多,如彼之多他们将要求的。”这样的翻译错是不错,但是不顺。苦力也不需要他。因为他的“中国话”不是中国活人嘴里讲的话,不是活人耳朵里听得懂的话。

  难道翻译不能够又顺又不错吗?不会说活人的话,这自然是不可能的。难道顺就一定要错一点吗?这可只有高等华人知道了,恕不代答。

九,三。

上一页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652
阅读量:89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