洵美兄來電話,說是朱湘的第四詩集《永言集》可以由他出版這個允許,凡是喜歡新詩的人,連我自己在內,都應該向他感謝。他還要我寫一篇序,這可難住我了;因爲我所最不擅長的就是寫序,只好老老實實把編輯這本詩集的經過寫出來,姑且當作序文。

  這本《永言集》的題名是亡友朱湘自己定的。這時他的《草莽集》剛剛出版,他便把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二七年的詩輯集起來。我拿它來與《石門集》比勘,凡已收入《石門集》的,便都刪去,結果發現從《尼語》到《歷史》這十八首詩都是《石門集》所不曾收進去的。

  開端的兩首,《》和《民意》是從《草莽集》的原稿裏取出來的;這兩首是他編《草莽集》時所刪掉的詩。他所以要刪掉這兩首詩,大約是爲了詩中譏諷世俗之故吧?他活在世間的時候,磨難也受夠了,使得性情直爽的他也處處顧忌起來;其實,這種普遍的不指主名的罵世之作即使不刪掉恐怕也沒有什麼要緊吧?

  《殘詩》和《十四行》詩是羅念生先生供給的。也許他寫這首《殘詩》的時候,就有了自殺的念頭。

  《斷句》以下四篇是他散佚的稿子,前三首是用練習簿寫的草書,後一首是用信紙寫的。《關外來的風》是我定的題目,這一首詩好像不曾作完,也許他想寫義勇軍,是一首長篇敘事詩的開端吧。《國魂》也是民族主義的詩。作者生前曾寫信告訴我,要寫一首《文天祥》,結果是寫下這兩首詩的片斷。他在美國時,眼見種種不平等的待遇,他的民族思想便是這樣養成的。

  《圞兜兒》和《》寫得較後,是他在死前不久寫的。不曾編入《石門集》,大約是爲了前者是諷世之作,後者不願意讓人家知道。

  最後兩首都是敘事詩。《團頭女婿》是與《王嬌》同類的。《王嬌》取材於《王嬌鸞百年長恨》,《團頭女婿》則取材於《金玉奴棒打薄情郎》。《八百羅漢》則與《收魂》同類。惜均只有一個開端;因爲它們是遺著,所以也收在集子裏。

  照上面所說的看來,這本集子雖是出版於《石門集》之後,它的創作年代實在《石門集》之前,因此這本《永言集》在出版的時日上說是第四詩集,(第一詩集《夏天》在一九二五年出版,第二詩集《草莽集》在一九二七年出版,第三詩集《石門集》在一九三四年出版)在創作的年代上說卻是第三詩集。我國人卻喜歡這本集子,勝過《石門集》,因爲這集子仍保持着《草莽集》的作風,大都是些輕倩婉妙的作品,說理的詩和西洋詩氣息濃厚的詩都極少。

  《團頭女婿》還有一部分續稿存在吳汶處,另外還有三首詩存在望舒處,我因爲付印期迫,一時找不到他們,就只好這樣匆匆的編訂起來。

  《夏天》刊落的詩是《小說月報》十七卷一號的《秋夜》和十七卷六號的《訣別》,一時也不及收在這本集子裏了。

趙景深一九三六年二月

上一頁
作者:朱湘
类型:诗歌
总字数:1064
阅读量:128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