洵美兄来电话,说是朱湘的第四诗集《永言集》可以由他出版这个允许,凡是喜欢新诗的人,连我自己在内,都应该向他感谢。他还要我写一篇序,这可难住我了;因为我所最不擅长的就是写序,只好老老实实把编辑这本诗集的经过写出来,姑且当作序文。

  这本《永言集》的题名是亡友朱湘自己定的。这时他的《草莽集》刚刚出版,他便把一九二六年到一九二七年的诗辑集起来。我拿它来与《石门集》比勘,凡已收入《石门集》的,便都删去,结果发现从《尼语》到《历史》这十八首诗都是《石门集》所不曾收进去的。

  开端的两首,《》和《民意》是从《草莽集》的原稿里取出来的;这两首是他编《草莽集》时所删掉的诗。他所以要删掉这两首诗,大约是为了诗中讥讽世俗之故吧?他活在世间的时候,磨难也受够了,使得性情直爽的他也处处顾忌起来;其实,这种普遍的不指主名的骂世之作即使不删掉恐怕也没有什么要紧吧?

  《残诗》和《十四行》诗是罗念生先生供给的。也许他写这首《残诗》的时候,就有了自杀的念头。

  《断句》以下四篇是他散佚的稿子,前三首是用练习簿写的草书,后一首是用信纸写的。《关外来的风》是我定的题目,这一首诗好像不曾作完,也许他想写义勇军,是一首长篇叙事诗的开端吧。《国魂》也是民族主义的诗。作者生前曾写信告诉我,要写一首《文天祥》,结果是写下这两首诗的片断。他在美国时,眼见种种不平等的待遇,他的民族思想便是这样养成的。

  《圞兜儿》和《》写得较后,是他在死前不久写的。不曾编入《石门集》,大约是为了前者是讽世之作,后者不愿意让人家知道。

  最后两首都是叙事诗。《团头女婿》是与《王娇》同类的。《王娇》取材于《王娇鸾百年长恨》,《团头女婿》则取材于《金玉奴棒打薄情郎》。《八百罗汉》则与《收魂》同类。惜均只有一个开端;因为它们是遗著,所以也收在集子里。

  照上面所说的看来,这本集子虽是出版于《石门集》之后,它的创作年代实在《石门集》之前,因此这本《永言集》在出版的时日上说是第四诗集,(第一诗集《夏天》在一九二五年出版,第二诗集《草莽集》在一九二七年出版,第三诗集《石门集》在一九三四年出版)在创作的年代上说却是第三诗集。我国人却喜欢这本集子,胜过《石门集》,因为这集子仍保持着《草莽集》的作风,大都是些轻倩婉妙的作品,说理的诗和西洋诗气息浓厚的诗都极少。

  《团头女婿》还有一部分续稿存在吴汶处,另外还有三首诗存在望舒处,我因为付印期迫,一时找不到他们,就只好这样匆匆的编订起来。

  《夏天》刊落的诗是《小说月报》十七卷一号的《秋夜》和十七卷六号的《诀别》,一时也不及收在这本集子里了。

赵景深一九三六年二月

上一页
作者:朱湘
类型:诗歌
总字数:1064
阅读量:173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