睡者

  灯儿灭了,人儿在床;

  月儿底银潮

  沥过了叶缝,冲进了洞窗,

  射到睡觉的双靥上,

  跟他亲了嘴儿又偎脸,

  便洗净一切感情底表象,

  只剩下了如梦幻的天真,

  笼在那连耳目口鼻

  都分不清的玉影上。


  啊!这才是人底真色相!

  这才是自然底真创造!

  自然只此一副模型;

  铸了月面,又铸人面。


  哦!但是我爱这睡觉的人,

  他醒了我又怕他呢!

  我越看这可爱的睡容,

  想起那醒容,越发可怕。

  啊!让我睡了,躲脱他的醒罢!

  可是瞌睡像只秋燕,

  在我眼帘前掠了一周,

  忽地翻身飞去了,

  不知几时才能得回来呢?


  月儿,将银潮密密地酌着!

  睡觉的,撑开枯肠深深地喝着!

  快酌,快喝!喝着,睡着!

  莫又醒了,切莫醒了!

  但是还响点擂着,鼾雷!

  我祗爱听这自然底壮美底回音,

  他警告我这时候

  那人心宫底禁闼大开,

  上帝在里头登极了!
上一页
作者:闻一多
类型:诗歌
总字数:318
阅读量:119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