晴朝

  一个迟笨的晴朝,

  比年还长得多,

  像条懒洋洋的冻蛇,

  从我的窗前爬过。


  一阵淡青的烟云

  偷着跨进了街心……

  对面的一带朱楼

  忽都被他咒入梦境。


  栗色汽车像匹骄马

  休息在老绿阴中,

  瞅着他自身的黑影,

  连动也不动一动。


  傲霜的老健的榆树

  伸出一只粗胳膊,

  拿在窗前底日光里,

  翻金弄绿,不奈乐何。

  除了一个黑人

  薙草,刮刮地响声渐远,

  再没有一息声音——

  和平布满了大自然。


  和平蜷伏在人人心里,

  但是在我的心内

  若果也有和平底形迹,

  那是一种和平底悲哀。


  地球平稳地转着,

  一切的都向朝日微笑;

  我也不是不会笑,

  泪珠儿却先滚出来了。


  皎皎的白日啊!

  将照遍了朱楼底四面;

  永远照不进的是——

  游子底漆黑的心窝坎。


  一个厌病的晴朝,

  比年还过得慢,

  像条负创的伤蛇,

  爬过了我的窗前。
上一页
作者:闻一多
类型:诗歌
总字数:303
阅读量:101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