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夏一夜底印象

  (1922年5月直奉战争时)

  夕阳将诗人交付给烦闷的夜了,

  叮咛道:“把你的秘密都吐给他了罢!”


  紫穹窿下洒着些碎了的珠子——

  诗人想:该穿成一串挂在死底胸前。


  阴风底冷爪子刚扒过饿柳底枯发,

  又将池里的灯影儿扭成几道金蛇。


  帖在山腰下佝偻得可怕的老柏,

  拿着黑瘦的拳头硬和太空挑衅。


  失睡的蛙们此刻应该有些倦意了,

  但依旧努力地叫着水国底军歌。


  个个都吠得这般沉痛,村狗啊!

  为什么总骂不破盗贼底胆子?


  嚼火漱雾的毒龙在铁梯上爬着,

  驮着灰色号衣的战争,吼的要哭了。


  铜舌的报更的磬,屡次安慰世界,

  请他放心睡去,……世界那肯信他哦!


  上帝啊!眼看着宇宙糟踏到这样,

  可也有些寒心吗?仁慈的上帝哟!
上一页
作者:闻一多
类型:诗歌
总字数:277
阅读量:126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