財神還是反財神?財神的神通

  “誰的胳膊粗,拳頭大,誰是主子。”有人這樣說。

  這句話彷彿是對的。自從狀元老爺倒了運,輪着軍官大人出風頭了。軍官大人不但胳膊粗拳頭大,而且還有洋槍洋炮,飛機毒瓦斯,坦克車……!

  然而,武俠小說上的飛劍和拳術,始終只能夠在夢裏安慰安慰窮人。而洋槍洋炮,也不過是財神菩薩的法寶。沒有財神菩薩的保佑,不但胳膊粗拳頭大的武士只配當個把保鏢的,就是該着洋槍洋炮的英雄也還做不成主子。

  中國的國貨財神,向來就分做五路——所謂五路財神是也。可是,現在世界,樣樣歐化;固然化不徹底,然而至少財神也變成了半吊子的歐化財神了。因此,中國現在的財神是五代同堂多子多孫,至少總有十七八路。這都是些英國種,美國種,法國種,日本種的……雜種財神。他們各霸一方,做着真正的主子。現在讀者諸君的貴國,早就是:“誰的洋錢多,神通大,誰是主子”了!

  不過還要添一句話,就是這些主子還有自己的主子。中國主子的主子就是英美法日的大財神,此其一。其二,中國的許多財神主子,三四路一幫,八九路一幫,互相勾結着,——爲着要互相吵架打仗,搶碼頭,奪地盤。中國的各幫小財神的打架,也是聽着外國的各幫大財神的指使的。

  這樣,一切種種中外大小的財神菩薩纔是中國的主子。財神菩薩保佑誰,誰就可以僱用指揮洋槍洋炮的軍官大人,誰就可以餵養吹吹打打的狀元老爺,——從會寫四六文章的書啓起,一直到會作印象主義的歐化文藝爲止。

  話已經說明白了。現在的狀元老爺,就是一切種種新式的舊式的政客。軍官大人,就是那些坐飛機吃大菜,以至於穿青布棉大氅的軍閥。而財神菩薩是一切種種幫口的紳商。

  紳商之中,首先要說到的就是地主,他們是當然的紳士,同時,他們一定要做生意;中國農民的汗和血,中國的米麥豆和棉花,絲和茶葉,中國手工工人的一切種種生產品,逃不了地主紳士的商行;中國一切窮人的生命都在地主紳士的掌握裏面:那許多當鋪錢莊……以至於稅收機關,收租法庭,像天羅地網似的佈滿了全中國。其次,就是那些紳士化的資本家,他們的花花綠綠的商店裏,販賣着亂七八糟的西洋貨和東洋貨,他們的烏煙瘴氣的堆棧裏,收羅着許多外國大財神需要的貨色。這些資本家中,固然也有些開着工廠,和外國財神“競爭”。你知道他們競爭些什麼?他們和外國財神競爭的是:誰剝削工人剝削得兇些。自然哪!他們是在“提倡國貨”,更加有理由叫工人“增加生產效能”!於是乎男男女女大大小小的工人,從五六十歲到五六歲,從天亮六點鐘到天黑六點鐘,甚至於從雞叫到三更,都在天天擠出自己的血汗來,替中外財神“造產”。

  可是,因爲世界上的大財神——國際的帝國主義的資產階級,壟斷着中國的市場,支配着中國的經濟命脈,所以中國的小財神無論怎樣壓榨,自己總還不能夠滿足。他們因此十分謙虛,對人說:我們並不是財神,不過是“小貧”而已。他們也就非常之馴服,對着外國大財神總是“鎮靜而無抵抗”,想多得幾個賞錢。可是,他們還很勇敢——時時刻刻要互相決鬥,爲的是要搶賞錢。

  爲着搶賞錢的緣故,中國的紳商領袖在上海就分成兩大幫:江浙幫(又叫做阿拉幫)和廣東幫。至於其餘的小碼頭,每一省,甚至於每一縣,都分成許多小幫口。你搶我奪,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。軍閥制度的基礎就在這裏。

  最近,一九三二年的一月,江浙幫和廣東幫又大大的鬥了一陣法寶。雖然還沒有動刀動槍,這出滑稽戲也就夠好看的了。結果暫時彷彿是講和了。於是乎長着翅膀會飛的皇帝又飛回了金鑾寶殿;於是乎夢想正位的太子仍舊只能夠稍微委屈一些。飛行皇帝爲什麼腰把硬?因爲江浙幫的財神保佑他。太子爲什麼不能夠得意?因爲他的財神要想“接收”上海市商會而沒有成功。

  誰說“胳膊粗拳頭大的就是主子”?

  自然,中國的財神沒有洋槍洋炮也是做不成功的。但是,單有洋槍洋炮的,單有青龍偃月刀丈八蛇矛的,單有粗胳膊大拳頭的,——始終只配做大大小小的保鏢的。這些保鏢的用處,就是打架搶碼頭,就是屠殺反抗財神的一切人。看罷:現在各幫的財神聯合着屠殺,屠殺一切反抗財神的羣衆,屠殺一切反抗日本大財神的羣衆。看罷:現在各幫的財神又正在互相勾結,互相排擠,這些講和,那些又吵嘴,——不久又要自夥兒裏大大的打起來!
上一頁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8926
阅读量:380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