妾薄命

  一枝,两枝,三枝,

  床巾上的图案花

  为什么不结果子啊!

  过去了:春天,夏天,秋天。


  明天梦已凝成了冰柱;

  还会有温煦的太阳吗?

  纵然有温煦的太阳,跟着檐溜,

  去寻坠梦的玎吧!
上一页
作者:戴望舒
类型:诗歌
总字数:80
阅读量:107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