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蟲第一章

  這是近年來從未有過的酷暑。拾眼望去,用泥土加固的房頂上的瓦片,像鉛一樣反射着昏沉的日光,連屋檐下做的燕子窩,在這種狀態下,也會讓人們想到,那裏面的雛鳥和燕蛋,會不會就那麼被悶殺!到處的農田裏,亞麻也好,玉米也罷,全都因大地散發出的熱氣而癱軟地耷拉着腦袋,根本看不到一片沒有枯萎、仍是原樣的綠葉。農田上空,也許近來的熱氣頂住了接近地面的大氣吧,在這晴天裏也顯得陰沉沉的,形似山巒的雲峯,像用炒鍋炒出來的菜丁一樣,一團一團地浮在空中――“酒蟲”的故事,說的就是在這大熱天,特意到打穀場來的三個男人的故事。
  說也奇怪,其中的一位,赤身裸體,就那麼仰面朝天躺在地上。更奇怪的是,不知爲何,他的手腳竟被人用細麻繩一圈一圈地捆綁着。可他本人卻看不出有絲毫的痛苦。此人身材矮小、臉色紅潤、胖得像豬一樣,讓人感到有些笨重。他枕邊擺着一隻大小適度的陶瓷缸,裏面裝着什麼,就不得而知了。
  另一位是身着黃色法衣、耳垂小青銅環、看上去長相古怪的出家人。此人皮膚異常渤黑,加以頭髮鬍子捲曲,看樣子很像來自蔥嶺以西。他一直很耐心地揮動着紅柄麋鹿毛扇,爲那個赤身裸體者驅趕叮人的虻蠅。但他畢竟有些疲憊了。這會兒,他走到那隻陶瓷缸旁,擺出火雞一般的架式,鄭重地蹲了下來。
  剩下的一位,跟這二位離得老遠,站在打穀場角上的草棚檐下。此人下巴尖上留的鬍子像老鼠尾巴,瞧那副打扮,長長的黑布大褂拖得足以蔽住腳後跟,褐色腰帶的結頭凌亂地茸拉在腰間。從不時小心翼翼地揮動幾下白羽扇的樣子來看,這準是學究之類的人。
  三個人像商量好似的,全都緘口不語,連身子都一動不動。往下會發生什麼事,諸位一定會很感興趣,併爲之屏息以待吧!
  時近正午。狗也許都睡熟了,周圍不聞一聲吠叫。打穀場四周的亞麻和玉米,綠葉反射着陽光,寂靜無聲。一眼望去,整個天空熱浪滾滾,人們懷疑,如此乾旱,雲峯是不是也在喘息。視野之內,順氣的好像只有這三個男人。他們像安放在關帝廟裏的泥塑一樣,一直沉默不語……
  當然,這並非日本的故事。它發生在某年夏天,中國一處叫長山的地方,一個姓劉的人的打穀場上。
上一頁
作者:芥川龍之介
类型:短篇小说
总字数:4763
阅读量:390
可阅日刊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