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语  思务第十二

夫长於变者,不可穷以诈。通於道者,不可惊以怪。审於辞者,不可惑以言。达於义者,不可动以利。是以君子博思而广听,进退顺法,动作合度,闻见欲众,而采择欲谨,学问欲博而行己欲敦,见邪而知其直,见华而知其实,目不淫於炫?之色,耳不乱於阿谀之词,虽利之以齐、鲁之富而志不移,谈之以王乔、赤松之寿,而行不易,然後能壹其道而定其操,致其事而立其功也。

凡人则不然,目放於富贵之荣,耳乱於不死之道,故多弃其所长而求其所短,不得其所无而失其所有。是以吴王夫差知艾陵之可以取胜,而不知?李可以破亡也。故事或见一利而丧万机,取一福而致百祸。

夫学者通於神灵之变化,晓於天地之开阖,□□□弛张,性命之短长,富贵之所在,贫贱之所亡,则手足不劳而耳目不乱,思虑不谬,计策不误,上诀是非於天文,其次定狐疑於世务,废兴有所据,转移有所守,故道□□□□□事可法也。

昔舜、禹因盛而治世,孔子承衰而作功,圣人不空出,贤者不虚生,□□□□□□而归於善,斯乃天地之法而制其事,则世之便而设其义。故圣人不必同道,□□□□□□,好者不必同色而皆美,?鬼者不必同状而皆恶,天地之数,斯命之象也。日□□□□□□□□八宿并列,各有所主,万端异路,千法异形,圣人因其势而调之,使小大不得相逾,方圆不得相干,分之以度,纪之以节,星不昼见,日不夜照,雷不冬发,霜不夏降。臣不凌君,则阴不□□阳,盛夏不暑,隆冬不霜,黑气苞日,彗星扬光,虹?冬见,蛰虫夏藏,荧惑乱宿,众星失行。圣人因天变而正其失,理其端而正其本。

尧、舜承蚩尤之失,而思钦明之道,君子见恶於外,则知变於内矣。桀、纣不暴,则汤、武不仁,才惑於众非者而改之,□□□□□□□乱之於朝廷,而匹夫治之於闺门。是以接舆、老莱所以避世於穷□□□□□而远其尊也。君子行之於幽?,小人厉之於士众。老子曰:“上德不德。”□□□□□□虚也。

夫口诵圣人之言,身学贤者之行,久而不弊,劳而不废,虽未为君□□□□□□已。孔子曰:“行夏之时,乘殷之辂,服周之冕,乐则韶舞,放郑声,远佞人。”□□□道而行之於世,虽非尧、舜之君,则亦尧、舜也。今之为君者则不然,治不以五帝之术,则曰今之世不可以道德治也。为臣者不思稷、契,则曰今之民不可以仁义正也。为子者不执曾、闵之质,朝夕不休,而曰家人不和也。学者不操回、赐之精,昼夜不懈,而曰世所不行也。自人君至於庶人,未有不法圣道而为贤者也。《易》曰:“丰其屋,?其家,?其户,阒其无人。”无人者,非无人也,言无圣贤以治之耳。

故仁者在位而仁人来,义者在朝而义士至。是以墨子之门多勇士,仲尼之门多道德,文王之朝多贤良,秦王之庭多不详。故善者必有所主而至,恶者必有所因而来。夫善恶不空作,祸福不滥生,唯心之所向,志之所行而已矣。

下一页
上一页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