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语  资质第七

质美者以通为贵,才良者以显为能。何以言之?夫?便?冉豫章,天下之名木也,生於深山之中,产於溪谷之傍,立则为大山众木之宗,仆则为万世之用,浮於山水之流,出於冥冥之野,因江、河之道,而达於京师之下,因斧斤之功,得舒其文色,精捍直理,密纟致博通,虫蝎不能穿,水湿不能伤,在高柔软,入地坚︹,无膏泽而光润生,不刻画而文章成,上为帝王之御物,下则赐公卿,庶贱而得以备器械;闭绝以关梁,及隘於山阪之阻,隔於九?亢之?是,仆於嵬崔之山,顿於?冥之溪,树蒙茏蔓延而无间,石崔嵬崭岩而不开,广者无舟车之通,狭者无步担之蹊,商贾所不至,工匠所不窥,知者所不见,见者所不知,功弃而德亡,腐朽而枯伤,转於百仞之壑,惕然而独僵,当斯之时,不如道傍之枯杨。{山累}々结屈,委曲不同,然生於大都之广地,近於大匠之名工,材器制断,规矩度量,坚者补朽,短者续长,大者治钅尊,小者治觞,饰以丹漆,ル以明光,上备大牢,春秋礼庠,褒以文采,立礼矜庄,冠带正容,对酒行觞,卿士列位,布陈宫堂,望之者目眩,近之者鼻芳。故事闭之则绝,次之则通,抑之则沈,兴之则扬,处地?便梓,贱於枯杨,德美非不相绝也,才力非不相悬也,彼则槁枯而远弃,此则为宗庙之瑚琏者,通与不通,亦如是也。

夫穷泽之民,据犁接耜之士,或怀不羁之能,有禹、皋陶之美,纲纪存乎身,万世之术藏於心;然身不容於世,无绍介通之者也。公卿之子弟,贵戚之党友,虽无过人之能,然身在尊重之处,辅之者强而饰之众也,靡不达也。

昔扁鹊居宋,得罪於宋君,出亡之卫,卫人有病将死者,扁鹊至其家,欲为治之。病者之父谓扁鹊曰:“言子病甚笃,将为迎良医治,非子所能治也。”退而不用,乃使灵巫求福请命,对扁鹊而咒,病者卒死,灵巫不能治也。。夫扁鹊天下之良医,而不能与灵巫争用者,知与不知也。故事求远而失近,广藏而狭弃,斯之谓也。

昔宫之奇为虞公画计,欲辞晋献公璧马之赂,而不假之夏阳之道,岂非金石之计哉!然虞公不听者,惑於珍怪之宝也。

鲍丘之德行,非不高於李斯、赵高也,然伏隐於蒿庐之下,而不录於世,利口之臣害之也。

凡人莫不知善之为善,恶之为恶;莫不知学问之有益於己,怠戏之无益於事也。然而为之者情欲放溢,而人不能胜其志也。人君莫不知求贤以自助,近贤以自辅;然贤圣或隐於田里,而不预国家之事者,乃观听之臣不明於下,则闭塞之讥归於君;闭塞之讥归於君,则忠贤之士弃於野;忠贤之士弃於野,则佞臣之党存於朝;佞臣之党存於朝,则下不忠於君;下不忠於君,则上不明於下;上不明於下,是故天下所以倾覆也。

下一页
上一页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