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三

(獨幕劇)


全劇登場人物


  王三

  王妻

  趙五

  張七

時代


  一八八八年

地點


  某大都會

佈景


  一間很破陋的屋子。王妻正盼望着王三回來,果然王三就回來了。可是夫妻見面,妻的情態非常熱,夫的情態卻非常冷。他的一副面孔叫人看了,彷彿覺得世界末日就要到了。看了他一身一手的鮮血斑點,不消說,更是叫人感覺一種殺氣。

  

  王妻 你從哪裏回來?

  王三 從哪裏回來?你說我從哪裏回來?你瞧瞧我這雙手,你瞧瞧我這一身,你瞧瞧我這刀上的血!

  王妻 那麼我先取盆水來,你洗手。


  王妻 其實,你那身衣服亦應該換一換。

  王三 換?拿什麼換?唉!我怎麼會吃了這碗倒黴飯!

  王妻 不吃又怎麼辦呢?

  王三 我簡直不能瞧我這身衣服,一瞧,我的手腳發軟,我的心發酸,我的眼發花,彷彿看見無數冤魂怨鬼圍着我哭哭啼啼!

  王妻 那麼你就脫去這身衣服罷!

  王三 脫去?脫去了,拿什麼來替換?

  王妻 你不是還有一件短夾襖嗎?

  王三 短夾襖?短夾襖不是狗兒去年穿到棺材裏去了嗎?

  王妻 那麼……

  王三 唉!

  王妻 那麼今早在我媽家裏借了一件大褂,本來預備去當錢來替奶奶醫病的,現在你就先換上罷。

  王三 奶奶的病怎樣了?

  王妻 還是那樣。

  王三 那麼還是拿去當罷!

  王妻 你先換上罷。奶奶的病我再想法子。


  王三 怎麼是女人的大褂?

  王妻 是我媽的。別人誰肯借衣服給我們當。

  王三 這我怎能穿?

  王妻 在家裏穿穿不要緊。

  王三 出外呢?

  王妻 再想法子。


  王三 不要掛在這裏!

  王妻 那麼掛到哪裏去?

  王三 砸到後面井裏去!

  王妻 那麼?

  王三 那麼?……

  王妻 你真不想再吃這碗飯麼?

  王三 難道你願意我做一輩子的“劊子手”麼?難道你願意你的丈夫一輩子殺人麼?你以爲我是專門到這世界上來殺人的麼?你惟願我整天整夜的被冤魂怨鬼壓着麼?

  王妻 你今天干嗎生這麼大的氣?我又沒得罪你!

  王三 氣!哼!

  王妻 你今天在外面受了誰的冤麼?

  王三 冤?冤大着啦!唉!(彷彿見鬼似的)你們!你們!我求你們不要跟着我!饒了我罷!我向你們謝罪!(跪下)你們覺得你們死得冤枉麼?但是——但是這不能怪我呀!我不過是聽人使用的一個小差役……上頭命令下來了,我怎能不執行呀?我真是想救你們的,心有餘實在力不足啊!朋友……朋友……請你們饒了我罷!……請你們饒了我罷!別要整天整夜的跟着我!


  王妻 再喝一口水罷。

  王三 這是誰的哭聲?

  王妻 你不要管他。

  王三 這是奶奶的聲音!我要進去看她!好像她在叫我!你聽,這不是……


  王妻 誰呀?

  趙五 我呀!

  王妻 你是誰呀?

  趙五 我是來收房錢的!

  王妻 不得了!不得了!收房錢的趙五又來了!

  王三 欠他幾個月了?

  王妻 三個半月。

  王三 (彷彿又見鬼似的)呀!你們又來了!我請你們不要來了!你們爲什麼這樣死死的纏着我?我與你們究竟有什麼冤仇?

  趙五 (仍在外面)裏面究竟有人沒?


  趙五 裏面死了人麼,怎麼還不開門?

  王妻 請進來罷,門沒閂啦!


  王妻 我說是誰,原來是五爺,您從哪兒來?您請坐罷。

  趙五 王三在家麼?

  王妻 沒有。您是來取房錢麼?

  趙五 是的。你們的房錢已經欠了三個多月,我們上頭已經說壞話了,今天非交清不可。不然,不但要你們馬上搬家,恐怕還得請你們坐牢呢!

  王妻 還是請您通融幾天罷。我們實在沒有錢。這幾天連我們老太太害病,都沒有請醫生!

  趙五 誰叫你們不請醫生?

  王妻 我們很想請醫生,但是……

  趙五 但是沒有錢,對嗎?

  王妻 五爺真是曉得我們窮人的苦處。所以房錢還得請您遲延幾天。

  趙五 這可不成!欠了三個多月,不能再遲延了!你們不要使我爲難罷,我也是幫人收租的。倘若這房子是我的,像你這樣的人住,就是不給錢也不要緊。可是我們的東家那可不成!欠了他的房錢,不但要搬家,還得坐牢!

  王妻 還是求您費心向房東老爺說個情面,通融這個月,下月決不再通融。

  趙五 (癡望着王妻)其實像你這樣的人,就不應該欠人的房錢,你有多大年紀呀?

  王妻 你這話問得太奇怪!

  趙五 我問你有幾歲?

  王妻 你爲什麼要問我的年紀?

  趙五 我不過是隨便問問,並沒有什麼意思。多少?

  王妻 二十四——不,四十二。

  趙五 我看你只有二十四。你要是有幾件漂亮衣服穿上倒很不壞。真是一朵鮮花插在污泥裏!哈哈哈哈!

  王妻 你笑什麼?

  趙五 我不過是隨便笑笑罷了,並沒有什麼另外的意思。哈哈哈哈!

  王妻 請您不要笑了罷,笑得使人怪難受的!

  趙五 好,我不笑了。我問你,王三究竟上哪兒去了?

  王妻 出門去了。

  趙五 他一會兒回來麼?

  王妻 恐怕他一時不能回。房錢遲早總要給您的,請您不必在這兒等候罷。

  趙五 房錢遲付早付,倒不要緊,不過……

  王妻 不過?

  趙五 不過我想乘王三沒有回,在你這裏歇一會兒。

  王妻 那麼您儘管歇息,不過沒有茶給您喝。

  趙五 用不着茶,和你談談就很止渴了!房錢請你放心,什麼時候有,什麼時候給我。萬一你們沒有錢,我替你們給,亦不要緊。

  王妻 這倒不必,只要請您遲延幾天,我們就感恩不盡了。

  趙五 這沒有什麼不可,不過——不過王三究竟上哪兒去了?

  王妻 上衙門去了。

  趙五 上衙門去了?

  王妻 對,上衙門去了。

  趙五 是與人打官司去了麼?

  王妻 不,他向來在衙門裏當差。

  趙五 做官麼?

  王妻 做官。

  趙五 做什麼官?

  王妻 做一種官。

  趙五 做哪種官?

  王妻 很大的一種官。

  趙五 你能說得出他的官銜麼?

  王妻 這倒說不清。我只知道他在衙門裏權柄很大,一切的人命都操在他的手裏!

  趙五 一切的人命都操在他的手裏?

  王妻 對!都在他的巴掌心裏。

  趙五 這倒很奇怪,你的當家的既然在衙門裏有這麼大的權柄,就應該很有錢。爲什麼你們還這樣的窮,連房錢都付不出呢?

  王妻 這是因爲我們當家的不要錢。

  趙五 這也許是你們當家的不會做官。

  王妻 不,他很會做官!

  趙五 既會做官,爲什麼不會弄錢呢?你瞧,現在哪個做官的沒有發財?

  王妻 這是因爲我們當家的太老實。

  趙五 做官就不應該老實,老實就不應該做官!我近來很厭煩替人收租錢,很想找個官兒做做,可惜沒有門路。你可以向王三說說,看看他有什麼門路。萬一一時找不到合適的差事,我亦可以暫時幫幫他的忙,替他計劃計劃發財的方法。

  王妻 這真好極了。等我們當家的回來了,我與他商量商量。真是,他真是太老實了!在衙門裏做這大的官,還會沒有錢過活,說來誰肯信!

  趙五 只怪他太老實,太愚蠢,手腕太不靈,將來你瞧我的!

  王妻 我準相信您會弄錢。因爲您替人收了這多年的租錢,是很有弄錢的經驗的!噯呀,我要進去了,我們老太太醒了!

  趙五 你們老太太真是病了麼?

  王妻 可不是嗎?天天想請醫生來瞧……

  趙五 爲什麼不請?也是因爲沒有錢麼?我這兒借你兩塊錢罷。


  王妻 這就不敢當了!我覺得您真是一個心腸慈善的慈善家!

  趙五 我也覺得你真是一個很可憐很可愛的美人!


  王妻 對不住,我要進去看老太太了。

  趙五 我一會兒再來。王三回來了,請不要忘了我的事。


  張七 三嫂,三哥回來了沒?

  王妻 剛回來。

  張七 在家麼?

  王妻 在裏面。

  張七 他今天回來的時候很生氣罷?

  王妻 可不是嗎?你知道他今天爲什麼這麼生氣?他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見神見鬼的。

  張七 也難怪他要生氣!今天衙門裏本來要殺兩個人,哪知殺第一個就連砍七刀,頭纔下來。輪到殺第二個的時候,三哥到底不肯下刀,好像瘋了似的跑出了殺場。旁邊當時又沒有別人敢去代替,不得已,只好改到今天下午再去結果他。現在他們叫我來請三哥下午再去,叫他不要怕!其實也沒有什麼可怕的!說也奇怪,三哥經手殺了這麼些人,從來不怕,不知他爲什麼今天這樣的害怕?

  王妻 三哥既是這樣害怕,你爲什麼不代替他幹呢?

  張七 我哪兒成?我只能做三哥的副手,叫我做正手,我就幹不了了!

  王妻 這件案子你們分到多少錢?

  張七 據說分到三哥名下有二十塊錢,到我名下有十塊錢。

  王妻 錢還沒有分下來麼?

  張七 案子還沒了,怎麼就可以分錢?你去勸勸三哥罷,叫他趕快去完了這件案子。倘若他不去,不但這二十塊錢分不到手,恐怕差事也難保!

  王妻 他已經說過他寧可做叫花子,再也不願幹“劊子手”了!

  張七 不願再做劊子手了?

  王妻 對。

  張七 你讓他不幹麼?

  王妻 他不願幹,我也沒法兒勉強他幹。

  張七 你想不想他幹?

  王妻 我雖然不願他幹,可是又不能不想他幹。你想,現在我們的房錢欠了三個多月,老太太還病在牀上,等錢來請醫生;米也沒有了;冬天也快到了,棉衣還不知道在哪裏。你瞧,倘若他認真不幹,我們這一家怎樣過活?

  張七 假如現在有二十塊錢的收入,亦很可以救濟一下。

  王妻 可不是嗎?

  張七 那麼你趕快設法勸勸他罷。

  王妻 我實在沒法。你呢?

  張七 我倒有個法子。三哥不是很歡喜喝酒嗎?我現在身邊還有一瓶白乾酒。(由衣袋內取出一瓶酒來)我們想法勸他喝酒,待他喝得差不多了,再把大刀交給他,你看他還怕不怕殺人!

  王妻 怎麼你身邊常常帶着酒?

  張七 沒有一個劊子手身邊可以離酒的。沒有酒,心不橫,刀不硬,手沒勁。

  王妻 你三哥平日殺人不喝酒麼?

  張七 喝的,可是喝的太少。今天那個人他所以連砍七刀頭才落地的緣故,都是因爲他沒喝醉!現在我們要把他灌醉!把他灌得醉醺醺的,叫他心不由主!他現在在裏面麼?你去請他來,讓我來灌他,待他醉了,不由得他的心不橫硬起來,不愁他手上的大刀不向人頭上砍去!

  王妻 那麼我去叫他。他已經來了!


  王三 我以爲是收房錢的趙五在這兒逼賬,嚇得我半天不敢出來,原來是老七在這兒高談闊論!

  王妻 趙五本是來過,剛走。

  王三 房錢怎樣?

  王妻 他說今天非要不可,停會兒他再來!

  張七 咱們衙門裏的餉也許快要發了罷?

  王三 得了罷!我就餓死,也不再指望衙門裏的那幾塊造孽錢!

  張七 三哥,你這話我不很明白。

  王三 這有什麼不明白!就是“劊子手”這碗飯,我起誓不吃了!

  張七 三哥要不幹了麼?

  王三 這哪是人乾的活,整天整夜的殺人!世界上可乾的事多着啦,爲什麼要整天整夜的刀不離手,手不離刀的過着屠夫的生活?

  張七 三哥這話對,不是三哥提醒我,我倒糊塗了!咱倆這碗飯簡直不是人吃的!從此咱倆再不吃這碗飯了!三嫂,拿兩隻大碗來,我要與三哥喝上幾碗,痛快一下!

  王三 真是悶氣得很!

  張七 可不是嗎,喝上幾碗白乾,心裏定會舒服點!


  王三 說來也怪,早晨那個死鬼怎麼連砍七刀,頭才落地?莫非這裏頭有什麼冤屈?

  張七 這是三哥心裏不願意,所以人頭難落地。


  王三 我真是不願幹這個殺人的勾當。你不厭煩這個勾當麼,老七?

  張七 哪能不厭煩?不過是沒有法子。你想咱們不幹這個把戲,咱們幹什麼?


  王三 咱們不能做點小買賣麼?

  張七 做小買賣?本錢呢?

  王三 借去!

  張七 哪裏借去?哼!談何容易,這年頭做買賣!何況你還沒有本錢,就是有本錢也不容易!

  王三 那麼咱們幫人打雜去?

  張七 幫人打雜去?上哪兒打雜去,請問?

  王三 託人找去!

  張七 誰肯替你找去,這個年頭?


  王三 那麼咱們幹嗎去?

  張七 你說!

  王三 你說!

  張七 我說咱們還是殺人去!

  王三 還是殺人去?

  張七 還是殺人去!


  王妻 這是怎麼一回事?

  張七 他已經醉了!他已經醉了!快!拿他的大刀和血衣來!

  張七 快給他!剛好,殺人的時候正到了!


  王三 你……你們這……這幹嗎?

  張七 叫你殺人去!

  王三 殺人去?

  張七 對,殺人去!


  王三 這是什麼聲音?

  王妻 奶奶的呼聲!


  趙五 王三回來了麼?

  王三 這是什麼聲音?

  王妻 這是收房錢的趙五敲門!


  趙五 這……這……是怎……怎麼一回事?

  王妻 這是因爲他喝醉了!

——幕——

上一頁
作者:熊佛西
类型:其它
总字数:4275
阅读量:80
  • epub, 8.0KB
    下載
    Send to Email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