财神还是反财神?财神的神通

  “谁的胳膊粗,拳头大,谁是主子。”有人这样说。

  这句话仿佛是对的。自从状元老爷倒了运,轮着军官大人出风头了。军官大人不但胳膊粗拳头大,而且还有洋枪洋炮,飞机毒瓦斯,坦克车……!

  然而,武侠小说上的飞剑和拳术,始终只能够在梦里安慰安慰穷人。而洋枪洋炮,也不过是财神菩萨的法宝。没有财神菩萨的保佑,不但胳膊粗拳头大的武士只配当个把保镖的,就是该着洋枪洋炮的英雄也还做不成主子。

  中国的国货财神,向来就分做五路——所谓五路财神是也。可是,现在世界,样样欧化;固然化不彻底,然而至少财神也变成了半吊子的欧化财神了。因此,中国现在的财神是五代同堂多子多孙,至少总有十七八路。这都是些英国种,美国种,法国种,日本种的……杂种财神。他们各霸一方,做着真正的主子。现在读者诸君的贵国,早就是:“谁的洋钱多,神通大,谁是主子”了!

  不过还要添一句话,就是这些主子还有自己的主子。中国主子的主子就是英美法日的大财神,此其一。其二,中国的许多财神主子,三四路一帮,八九路一帮,互相勾结着,——为着要互相吵架打仗,抢码头,夺地盘。中国的各帮小财神的打架,也是听着外国的各帮大财神的指使的。

  这样,一切种种中外大小的财神菩萨才是中国的主子。财神菩萨保佑谁,谁就可以雇用指挥洋枪洋炮的军官大人,谁就可以喂养吹吹打打的状元老爷,——从会写四六文章的书启起,一直到会作印象主义的欧化文艺为止。

  话已经说明白了。现在的状元老爷,就是一切种种新式的旧式的政客。军官大人,就是那些坐飞机吃大菜,以至于穿青布棉大氅的军阀。而财神菩萨是一切种种帮口的绅商。

  绅商之中,首先要说到的就是地主,他们是当然的绅士,同时,他们一定要做生意;中国农民的汗和血,中国的米麦豆和棉花,丝和茶叶,中国手工工人的一切种种生产品,逃不了地主绅士的商行;中国一切穷人的生命都在地主绅士的掌握里面:那许多当铺钱庄……以至于税收机关,收租法庭,像天罗地网似的布满了全中国。其次,就是那些绅士化的资本家,他们的花花绿绿的商店里,贩卖着乱七八糟的西洋货和东洋货,他们的乌烟瘴气的堆栈里,收罗着许多外国大财神需要的货色。这些资本家中,固然也有些开着工厂,和外国财神“竞争”。你知道他们竞争些什么?他们和外国财神竞争的是:谁剥削工人剥削得凶些。自然哪!他们是在“提倡国货”,更加有理由叫工人“增加生产效能”!于是乎男男女女大大小小的工人,从五六十岁到五六岁,从天亮六点钟到天黑六点钟,甚至于从鸡叫到三更,都在天天挤出自己的血汗来,替中外财神“造产”。

  可是,因为世界上的大财神——国际的帝国主义的资产阶级,垄断着中国的市场,支配着中国的经济命脉,所以中国的小财神无论怎样压榨,自己总还不能够满足。他们因此十分谦虚,对人说:我们并不是财神,不过是“小贫”而已。他们也就非常之驯服,对着外国大财神总是“镇静而无抵抗”,想多得几个赏钱。可是,他们还很勇敢——时时刻刻要互相决斗,为的是要抢赏钱。

  为着抢赏钱的缘故,中国的绅商领袖在上海就分成两大帮:江浙帮(又叫做阿拉帮)和广东帮。至于其余的小码头,每一省,甚至于每一县,都分成许多小帮口。你抢我夺,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。军阀制度的基础就在这里。

  最近,一九三二年的一月,江浙帮和广东帮又大大的斗了一阵法宝。虽然还没有动刀动枪,这出滑稽戏也就够好看的了。结果暂时仿佛是讲和了。于是乎长着翅膀会飞的皇帝又飞回了金銮宝殿;于是乎梦想正位的太子仍旧只能够稍微委屈一些。飞行皇帝为什么腰把硬?因为江浙帮的财神保佑他。太子为什么不能够得意?因为他的财神要想“接收”上海市商会而没有成功。

  谁说“胳膊粗拳头大的就是主子”?

  自然,中国的财神没有洋枪洋炮也是做不成功的。但是,单有洋枪洋炮的,单有青龙偃月刀丈八蛇矛的,单有粗胳膊大拳头的,——始终只配做大大小小的保镖的。这些保镖的用处,就是打架抢码头,就是屠杀反抗财神的一切人。看罢:现在各帮的财神联合着屠杀,屠杀一切反抗财神的群众,屠杀一切反抗日本大财神的群众。看罢:现在各帮的财神又正在互相勾结,互相排挤,这些讲和,那些又吵嘴,——不久又要自伙儿里大大的打起来!
上一页
作者:瞿秋白
类型:散文随笔
总字数:8926
阅读量:480
可阅书店
Amazon AD

目录